行业济南癌症男子自掏腰包近二十万救助流浪狗图

2020-09-05

他叫刘树夏,今年58岁,去年突患胃癌,切去了三分之二的胃。也许在济南知道他名字的人不多,但提起济南黄河北一个十余年来收养流浪狗的人,可能很多人都曾经听闻。“低调做事,只要大家都支持救助流浪狗这件事我就很知足了。”这是刘树夏常说的一句话。

那山是鹊山

这附近都知道有人收养流浪狗

走到黄河森林公园附近,找人打听鹊山西村。“你们去那里是要去流浪狗救助中心吧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一名热心人告诉,到鹊山西村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找刘树夏的。攀谈中车子驶上黄河大坝,来到鹊山脚下。

下车步行,几个老人倚在墙角晒太阳。开口询问是否认识刘树夏,老人们摇摇头。又问是否知道流浪狗救助中心,老人们齐刷刷地给指出了方向,“往西走,听着狗叫声找过去就行了。”

离大坝三百米左右,一片围墙耸立的建筑出现在眼前。还未走近,犬吠声便已入耳。透过铁栅,可以看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忙碌着,几条看门的大型犬正在铁笼里冲着大门狂吠。紧闭的大门上挂着一块金色的牌匾:济南黄河流浪狗救助中心。

那人是刘树夏

胃癌手术前后建起救助中心

黄河流浪狗救助中心(以下简称中心)的会长就是刘树夏。因为个人比较喜欢狗,从十几年前刘树夏就开始收养流浪狗,中心成立前他已经收养过了 0多只。2009年6月,刘树夏确诊得了胃癌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济南几名热心于流浪狗收养的朋友找到了刘树夏,大家一番商量,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的基地来收养更多的流浪狗。刘树夏没有考虑自己的身体,不但把自己租下来搞养殖的场地提供给中心用,还拿出了七八万元做基建费用。这些,为中心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同年7月,中心的建设工作进入关键时刻,而刘树夏也刚刚做完胃癌手术。大病中的刘树夏医院、中心两头跑,这让其他中心的组织者看在眼里,敬佩在心里,一致推选刘树夏为中心的会长。7月7日,在大家的努力下,济南黄河流浪狗救助中心正式挂牌成立。

“做了会长以后,我爸爸就经常住在这里。我妈对这事的态度是‘同意但不支持’,毕竟我爸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操劳。”刘树夏的儿子刘昶(chang)如是说。刘昶今年 0岁,他一直说自己只是中心一名普通的志愿者。

“其实他做的工作相当于中心的秘书长。”刘树夏笑着说,“他很喜欢中心的工作,我也很相信他。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中心交给他来做我很放心。”

那狗是无主犬

三分之一被人虐待过

说起这些流浪狗,刘树夏父子都会流露出难过的眼神。“多数是被人遗弃的,或者是得病了,或者是残疾了。我们收养过来之后,往往首先要做的是救活它们。”刘昶告诉,中心现在有近140只狗,给它们治病、打防疫针的钱是中心最大的开支。

“最令人气愤的是,有人虐狗。”刘树夏表情痛苦地说,“我们中心里有三分之一的狗在收养之前被人虐待过,虐狗的人有很多是小孩子。”刘树夏指着一条漂亮的藏犬说:“它叫妞妞,我在大街上发现它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。毛皮被血凝结成一块一块的疙瘩,身上全是虱子,路上的人看见它都绕着走。我把它带回来,一检查发现它身上全是被钢管扎的血洞。开始都想给它做安乐死,我没忍心。现在妞妞跟人可亲了,有时候志愿者走的时候,它都会跟到门外,送出老远再自己回来。”刘树夏说,狗是有感情的。

中心的另一位发起者,山东大学哲学系副教授郭鹏则说,流浪狗最大的敌人不是严苛的生存环境,而是人。“尤其是城乡结合的郊区,盗狗打狗的人很多,直接威胁着流浪狗的生存。”

靠志愿者中心难以维系

希望政府接管

现在对于刘树夏和中心来说,最大的困难在于资金不足。而资金不足,也就无法聘请更多的专职人员来中心工作。“现在中心只有一个专职人员,就是饲养员赵师傅。一天下来,他几乎要忙个不停,给狗做一次饭再加上喂饭要三个小时才完事。志愿者都有自己的工作,不能天天都来这里帮忙。”而刘树夏开着一个小机械加工厂,要赚钱补贴中心的支出,也是分身乏术。

中心现在面临饱和,只能收留残疾的流浪狗。刘树夏虽然没有动摇过把中心继续办下去的信念,但他也为中心的前景感到担忧。“这些狗的口粮每个月要五千元左右,仅这一项一年下来就要五六万元。而志愿者们多数是大学生、年轻人,没有经济基础。”刘树夏说,“有一次,郭老师把用来显示广告所有的工资都捐给了中心,后来找人借了50块钱才充上费。”

面对现状,刘树夏也没有好的办法,而最理想的结果是政府能够出面,接管中心。“现在济南市正在起草《犬只管理办法》,郭老师是参与起草的成员之一,我相信对城市流浪狗的管理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心流浪狗,关心小动物。”

如果您想认养流浪狗,或者成为救助流浪狗的志愿者,可通过1 联系刘树夏与地板上的人对视会长。也可以拨打山东05 联系我们,对此事建言献策。

版权申明: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 2 7删除

小孩拉肚子肚子疼
日照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
延安白癜风重点医院